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明代鄞县戏剧家周朝俊与《李慧娘》
40.5K

 ■撰稿 戴松岳 

 1961年8月20日,北方昆曲剧院新编传统戏《李慧娘》正式在北京公演,受到社会广泛好评。《人民日报》《北京晚报》等纷纷颁发文章,称《李慧娘》“个性以辣,风格以情”。更有人赋词以赞:“孟老词章,慧娘情事,一时流播京华。百花齐放,古干发新苑。”至此,这朵17世纪的戏剧之花终于盛开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戏坛上。新时期的戏曲舞台上,一个崭新的李慧娘形象更是大放异彩!

 是谁塑造了李慧娘?

 李慧娘,这个中国戏坛上的不朽形象,这位秀外慧中、敢爱敢恨的巾帼英雄又是谁塑造的呢?是谁赋予这个卑微的侍妾以鲜活的生命和火热的激情呢?

 他不是别人,就是明代宁波的戏剧家、文学家周朝俊。

 明代宁波在中国戏坛上实在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地方。当时的鄞县就有两位名扬全国的剧作家,一个是屠隆,另一个就是周朝俊。

 屠隆在当时戏剧界的名气比汤显祖还大,因为他不单会写剧本,并且还能表演,可以登场出演,在表演中体会剧本的得失而加以改进,因此他的《彩毫记》《修文记》等都大行于世。如果说汤显祖是科班出身的学院派代表,那么屠隆就是集编剧、导演、主演于一身的艺术家。

 比之屠隆,周朝俊要单纯多了。他是明万历、隆庆年间的秀才,一生未做过官。在中国古代,没有做官的文人总是沉沦下层,无记可传。因此历代的县志里也少有他的名字,生平也没有留下多少史料。现从不多的史料中可以略见他的生平事迹。

 周朝俊(1580-1634年),字夷玉,一字仪玉,别字公美。出生于鄞县西乡鄞江周家村,少年时代就很爱读书,有才气,擅长作诗填词,句法清婉。李邺嗣的《甬上耆旧诗》称:“少有才,为诗慕李长吉,亦工填词,所撰有《李丹》《香玉人》《红梅花》十余种,唯《红梅花》最传。”

 《红梅花》即《红梅记》,为其代表作。著名文学家王稚登在序中说他“举动言笑,大抵以文弱自爱,而一种旷越之情,超然尘外……其词真,其调俊,其情宛而畅,其布局别致而毫不落于时套。削尽繁华,独存本色。周郎可谓善顾曲焉”。在刻本卷首《叙红梅记》中王稚登说,他曾在万历三十七年(1609)秋,于杭州西湖昭庆寺中得会周朝俊,并阅《红梅记》。剧中主人公裴禹也寓居西湖昭庆寺,故以此为戏剧中人物。卷首的《红梅记总评》也说:“裴郎虽属多情,却有一种落魄不羁气象,即此可以想见作者胸襟矣。”晚年闲居故里,与名宦屠本畯等彼此唱和,赋诗抒怀,结九老之会。由此可知周朝俊是一个不重功名、风流倜傥的文人。他就在填词赋诗、作文编剧中度过了一生,《红梅记》的剧末收场诗:“落拓江湖二十年,闲愁闲闷过花前。且将一片丈夫气,散作绮罗丛里言。”可谓周朝俊的自我写照。其作品虽有传奇10余种,但传世的仅一种《红梅记》,而仅仅这一种,却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和戏剧史上不成摆荡的地位。犹如当代文学史家郭英德先生所言:“《红梅记》开时代之先风,与清初孔尚任‘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的《桃花扇》遥相呼应。它无愧于中国文学史上杰出的戏曲珍品。”

 《红梅记》是明代传奇中的一部名作,约作于万历三十七年(1609),它取材于明瞿佑《剪灯新话》中的《绿衣人传》,而更早的文本是元人稗史《绿衣人传》。在这些只有事例、没有名字的资料中,周朝俊以浪漫主义的手法,进行了艺术创造。描写了书生裴禹与李慧娘、卢昭容的爱情婚姻故事,揭露了南宋权臣贾似道的跋扈专权、荒淫无耻、丧权辱国的丑恶嘴脸,塑造了李慧娘至死不屈的形象,表示了作者对中国妇女所遭受的不幸遭遇的深切同情。

 在艺术上,《红梅记》也有很高造诣。祁彪佳《远山堂曲品》说它“手笔轻倩,每有秀色浮动曲白间,当是时调之隽”。《〈红梅记〉总评》云:“裴郎虽属多情,却有一种落魄不羁气象。即此可以想见作者胸襟矣。境界迂回宛转,绝处逢生,极尽剧场之变……下卷如曹悦种种波澜,悉妙于点缀,词坛若此者亦不成多得。”其语言科诨不俗,直刺世情。全剧共34出,其中《鬼辩》《算命》《脱阱》几曲戏在当时就广泛流传,成为各剧种改编表演的文本。而李慧娘作为不朽的艺术形象,从此在中国各地的剧坛上不时表态。

 周朝俊——这个以戏剧艺术为生命的艺术家像许多戏剧家一样,生前落拓江湖,死后声名寂寞,但他塑造的艺术形象却为他树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李慧娘的前世今生

 周朝俊塑造李慧娘悲剧故事的原型是南宋奸相贾似道的侍妾。记载这件逸事的著作有宋人的《钱塘遗事》和元人稗史中的《绿衣人传》及明初文学家瞿佑《剪灯新话》中的《绿衣人传》。《绿衣人传》写的是元代天水赵源游学钱塘时遭遇鬼的故事。故事发生的地点就在西湖边的葛岭。故事中的女鬼也是宋代杭州的不幸女子,“故宋秋壑平章(南宋理宗奸相贾似道)之侍女”。她“本临安良家子,少善弈棋,年十五,以棋童入侍”。后与贾家俊仆暗中相恋,事泄,一同被害于西湖断桥之下。

 依据这个原型,周朝俊运用浪漫主义的笔法,写作了明代传奇中的名剧《红梅记》。

 《红梅记》共34出。戏剧主要由三条线索展开。一是南宋末年太学生与奸相贾似道的政治斗争;另一条是太学生裴禹与世袭卢指挥使之女卢昭容的离合姻缘;再一个就是裴禹与贾似道的侍妾李慧娘的爱情故事。《红梅记》的结构颇具巧思。周朝俊以裴禹被拘系贾府为关节,将裴卢爱情与裴李爱情两条故事线索互相勾连,成为一体。《红梅记总评》称之为:“境界迂回宛转,绝处逢生,极尽剧场之变。”并且在两条线索中,尽管裴卢爱情是贯穿全剧的主线,但周朝俊着力创作并博得后代读者和评论家激赏的却是在于裴李间生死无隔的爱情。在戏中,不仅原无姓名的侍妾有了李慧娘的名字,并且创造了两个全新的舞台形象和爱情故事。裴李的爱情线索原在《绿人衣传》中有所记叙,但在《红梅记》中却作了大量的渲染,发展成一个独立的故事,也是全剧中最能表现作者艺术才华的部分。周朝俊通过对裴李爱情关系的描绘,塑造了一个极有光彩的复仇鬼魂的艺术典型李慧娘。李慧娘的悲凉遭遇令人同情,她的坚贞倔强令人钦佩,而她的复仇雪恨更是大快人心。她生为佳人,死为厉鬼,爱憎分明,生死不渝。周朝俊不仅创造了这个鲜活的女性典型,并借裴李爱情这一哀恻感人的插曲来揭示贾似道的荒淫无度和残暴无情,这就给寻常的爱情故事注入了鲜活的政治内容,使爱情与政治互为表里,彼此生发,从而开寓爱情之悲不雅观于政坛之变幻的戏剧时代风气之先。并且由于周朝俊以奇异的想象力创造了李慧娘,因此以其凄婉艳丽,想象奇特而受到人们的交口赞誉。李慧娘这位变节的女性,屈死的冤魂、复仇的精灵、火中的凤凰,以她死而不灭的仇恨、死而不息的感情、死而不停的挚爱,化作了惊天动地的果敢奇绝的行动,博得了人们的喜爱和倾慕。几百年来,作为一个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一直活跃在中国各地的戏剧舞台上。

 《红梅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凄婉悲绝的爱情故事。南宋末年,太学生裴禹与伴侣郭穉恭、李子春同游西湖,与挟歌妓而来的权相贾似道不期而遇。裴禹等人伫立断桥之上不雅观望风景,歌妓李慧娘看见裴生后,不禁为他的才情风貌所动,在深感“是洛阳年少、西蜀词人,卫玠、潘安貌”的时刻,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美哉少年”的赞叹。这是男女之情的自然流露,也是源自生命的激情呐喊,更是突破礼教板结层而迸发的人性之花。而她却为这朵瞬息即逝的性灵火花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贾似道闻声大怒,回府后立即杀死慧娘。但死而灵性不灭的李慧娘仍心系裴生,当其游魂偶遇裴禹时,两人心心相印,幽会了半年,阴阳两界竟无阻隔。当时住在西湖边上的还有卢指挥使遗孀。一日,卢指挥使的女儿卢昭容登红梅阁赏景,折梅吟咏,情思轻扬。见裴禹在墙外,昭容春心萌动,折红梅相赠暗寄情思。贾似道见卢昭容斑斓动人,就想强纳为妾。裴禹为卢夫人出谋划策,权且充为女婿,到贾府拒婚。贾似道仇人相见,分外恼怒,将裴禹拘禁于密室,并想刺杀裴禹以绝后患。昭容母女被迫逃往扬州避难。面对毫无人性、倒行逆施的仇敌,李慧娘开始了复仇的行动。李慧娘放纵裴禹逃走,贾似道怀疑为群妓所为,拷讯群妓,李慧娘见状便以鬼魂现身,与贾似道奋力相斗,贾似道见状大惊。此时元军攻破襄阳城,而贾似道仍莺歌燕舞,花天酒地,设宴作寿,太学生郭瑾献诗讥讽贾似道。在表里交迫中,贾似道终于被贬官放逐,在流放途中被监官郑虎臣于漳州木绵庵杀死。裴禹最终金榜题名,高中探花,与昭容团圆。在这场戏中,李慧娘虽死犹生,与贾似道斗智斗勇,一次次将矛盾推向高潮,她疾恶如仇的性格在斗争中得以升华。慧娘生为佳人,死为厉鬼,对裴生之爱虽死不泯,坚贞不移;对贾似道之恨虽死不忘,矢志必报,依靠本身的力量去爱、去恨、去复仇,成为一个不屈的灵魂,为抱负而奋争的代表。周朝俊正是用这种浪漫主义的手法,借“鬼魂”这一超自然力量,塑造出李慧娘这个追求自由、忠于爱情、生死不渝的光辉形象,表现了中国普通百姓对爱情的审美抱负,李慧娘从而也成为一个永恒的艺术形象。这个艺术形象一出现,就引起文坛的关注,文学家王穉登为《红梅记》作序,戏剧家汤显祖予以评点,戏曲家袁于令则对剧中最能表现李慧娘品行的《鬼辩》予以修改,提供借鉴。自此以后,此剧便长传于世。

 这个不朽的艺术形象自然也引起了新中国艺术家们的关注。1959年,广东作家唐涤生将《红梅记》改作《再世红梅记》,首演于粤剧舞台,演至“脱阱救裴”时,编剧唐涤生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台上,翌日凌晨不幸辞世,年仅42岁。也在这一年,北方昆曲剧院约请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纂、著名作家孟超将明代周朝俊的《红梅记》改编为昆曲剧本。孟超对李慧娘这个艺术形象充满兴趣,并想以此表达他对痴情于情人、忠诚于社稷的忠贞精神的倾慕。他曾说:“我则终以为生前受尽压迫凌辱,白刃当前,渐露与权奸拼死斗争之机,染碧血,断头颅,授死不屈,化为幽魂,再接再厉,不仅为个人复仇雪恨,且营救出本身心佩情往之裴禹,并以庶黎为怀,念念不忘生活于苦难泥涂之众生,如此扬冥冥之正义,标人间之风操,便是纤纤弱质,亦足为鬼雄而无惭,虽存在于乌何有之乡,又焉可不大书特书,而予以表彰呢?”基于这种思想,孟超广泛搜集和研究了有关李慧娘的剧种和剧目,在此基础上,于1960年春夏之交完成了《红梅记》的改编本——昆曲《李慧娘》初稿,并在《剧本》1960年第七、第八期上颁发。

 改编本将原作剧情的三条线精缩为一条线,连原剧中的主线裴禹与卢昭容的婚姻故事也被删去,只保留裴禹与李慧娘的爱情故事,集中刻画书生裴禹和李慧娘的生死恋情。全剧叙述南宋奸相贾似道游西湖,姬妾李慧娘见书生裴禹英俊,不禁脱口称赞。贾似道回府杀死李慧娘,又将裴禹骗入相府囚禁。李慧娘鬼魂与裴禹幽会。贾似道遣家将刺杀裴禹,李慧娘救裴禹出府,并与贾似道当堂辩说。最后,李慧娘当堂痛斥奸相,并用头撞死了贾似道。新编本突出描写裴禹对南宋败北朝政的报复和李慧娘对奸相贾似道的反抗斗争,突出了李慧娘的正义感,提高了全剧的思想性。经过改编,作者成功地塑造了李慧娘这个柔美可爱、爱憎分明、伸张正义的复仇女神。

 1961年8月20日,北方昆曲剧院新编传统戏《李慧娘》正式在北京公演。表演受到社会广泛的好评,也深为戏剧界评论界所称道。《人民日报》《北京晚报》等报刊纷纷颁发文章,称《李慧娘》“个性以辣,风格以情”。更有人赋词以赞:“孟老词章,慧娘情事,一时流播京华。百花齐放,古干发新苑。”10月1日,昆剧《李慧娘》参加国庆12周年北京天安门彩车巡游。同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颁发陶君起、李大珂的署名文章《一朵鲜艳的“红梅”》,热烈称赞了昆剧《李慧娘》,并对过去文学史和戏剧史未对周朝俊和《红梅记》予以足够高的评价表示遗憾。至此,这朵17世纪的戏剧之花终于盛开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戏坛上。

 人间难忘李慧娘

 中国戏曲史上有两个因情而死、死而不已的女性形象。一个是汤显祖在《牡丹亭》中塑造的杜丽娘。她因情而死,缘梦相会,由情复生。生死之易皆因情矣!最终以情复苏,与心上人柳梦梅鸳梦重温,是为大悲后的大欢喜。另一个便是周朝俊在《红梅记》里创造的李慧娘。她因情丧生,缘魂诉情,任情复仇。最终以情现魂,与大奸相贾似道利语相击,是为大悲后的大解恨。两者行事、遭遇全然不同,然丹心素志却同发于心而显示于情,虽阴阳两隔无阻其冤魂、情魂出入其间。这两个生死无阻、惊天动地的女性以其鲜明、生动、感人的形象深入中国百姓的心底,诠解着中国女性的至柔温情和至刚韧性,从而成为中国戏曲舞台上不朽的艺术典型和人物形象。

 与汤显祖比拟,周朝俊死后的寂寞是令人心酸的。他所作的十余种传奇几乎全都失传,如今存目的仅有《李丹记》《香玉记》《画舟记》等。所幸的是他的代表作《红梅记》的明刊本被后人发现,从而被选入《古本戏曲丛刊》,影印出版。于是《红梅记》的影响迅速扩大,特别是近代以来,京剧、川剧、湘剧、徽剧、河北梆子、秦腔等各地的主要剧种都有相关曲目的表演。如京剧《游湖阴配》、川剧《红梅记》、河北梆子《阴阳扇》、秦腔《游西湖》、豫剧《红梅阁》等。李慧娘也随着这些剧目的表演,走入千家万户,深入普通百姓的心里,并因此成为人们喜爱的“女鬼”。《红梅记》中的一些剧情如《幽会》《鬼辩》也成为经典而长演不衰。

 新时期以来,全国各地的戏剧家们以各自的创作将李慧娘搬上舞台,舞于屏幕。在越剧、京剧、粤剧、川剧、晋剧、河北梆子、秦腔、蒲剧等戏剧舞台上,重现了李慧娘的倩影。宁海越剧团对李慧娘的传奇故事进行了大胆的改编,创作了越剧《西湖遗梦》,融戏曲、歌舞、魔术、杂技于一体,充分展示了耍牙、变脸、变衣、变扇、飞人等特技绝活,受到了广大不雅观众的喜爱。浙江绍兴的小百花越剧团也重新改编排演越剧《李慧娘》。这是在新时期文化工程中一个全新意义上的再创作。传统的形象与现代的技术无缝衔接,使李慧娘更加光彩夺目,形象感人。我们欣喜地看到,一个崭新的李慧娘已重新在新世纪的戏曲舞台上,尽展身姿,大放异彩!

《李慧娘》剧照
 
 
原标题:
编纂:廖娟娟
来源: 21-03-22 15:13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安然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稳”字当先 菅义伟政权起航
英国“脱欧”新一轮谈判遇阻
美空军奥秘研制下一代战机
甲骨文确认与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达成协议
欧洲央行预计2020年欧元区经济将萎缩8%
哈萨克斯坦扩大农产品生产和出口
黎巴嫩贝鲁特港口区仓库发生火灾
山火持续肆虐美国西海岸
以色列:疫情下的消毒通道
美国旧金山:午·夜
从森林鄞州到洁美村庄看鄞州践行“两山”理念
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
“两山”理念的理论内涵与现实启示
“两山”理念:从生态自信到文化自信
全域城镇化、城镇生态化、生态景不雅观化:基于“两山”融合不雅观的 绿色城镇化模式探析
人民日报关注!这个社区的志愿办事有何特别?
人民日报开设“学雷锋志愿办事进行时”专栏
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讲谎殴鄞州社区“微改造”
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微心愿”
小村庄有大智慧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博识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